备受毛泽东赞赏的革命家——濮阳人王鹤峰
来源: 发布时间:2018/6/25 18:10:38

备受毛泽东赞赏的革命家——濮阳人王鹤峰

于凌宇
 
 
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原中纪委常委,无产阶级革命家王鹤峰(1911— 1999),系河南省濮阳县梁庄乡王枣林村人。
王鹤峰于1930年参加革命,1931年入党,历任山西省公开工作委员会委员、八路军决死一纵队党委书记兼政治部主任、太岳区革命根据地党委书记兼太岳军区政委、晋冀鲁豫军区太岳纵队政委,晋冀鲁豫军区野战军第四纵队政委、野战军第八纵队政委,华北军区所属太岳军区政委,中共中央华北局党校临时教务处主任、北京市委委员兼组织部副部长,中央军委铁道部政治部主任、国家铁道部政治部主任兼中央军委铁道兵团政治部主任,哈尔滨市委副书记兼工业部长,黑龙江省委书记,中共中央监察委员会候补委员,中共中央监察委员会驻中共中央东北局监察组长,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常委。
王鹤峰无论在推翻旧社会的战争年代,还是在建设新中国的火红岁月,都为党和国家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在革命战争年代,王鹤峰与薄一波(后国务院副总理、中顾委常务副主任)、陈赓(后大将、中央军委副总参谋长、国防部副部长、中央军委委员)等创建和领导了山西新军抗敌决死队、太岳革命根据地、太岳军区和太岳纵队,参与指挥并率部参加了举世闻名的“百团大战”“上党战役”和“沁源围困战”等重大战役。
在革命建设时期,为建设被毛泽东称之为共和国“长子城市”的哈尔滨市(50年代为中央直辖市),振兴共和国的“工业基地”黑龙江省,艰辛探索,创新性地总结提出并成功实践了“两参一改三结合”的新中国工业企业管理模式,并被中共中央和毛泽东正式命名为中外闻名的“鞍钢宪法”。
一、狱中斗争坚贞不屈获毛泽东赞赏
王鹤峰于中学时代受大革命的影响阅读了大量马列主义著作,1930年在河南开封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青年反帝大同盟”,在青年学生中开展革命宣传工作。后遭国民党追捕,1931年初辗转北京找到党组织,受组织培训后于同年5月在等待派遣去白军中开展兵运工作之际加入共青团,因叛徒出卖,于6月被捕,被关押在国民党军统所属的北京草岚子监狱,他虽历经敌人的严刑拷打和各种威逼利诱,但始终坚贞不屈,严守秘密,坚持信仰,9月在狱中转为中共党员。关押期间在狱中党支部领导下,他同刘澜涛、安子文、杨献珍等同志秘密学习马列主义著作和世界语等文化知识,积极参加为反对敌人虐待和迫害而进行的多种形式的斗争。
在1934年底的绝食斗争中,王鹤峰与难友们下定“不获全胜,宁愿全死”的决心,坚持七天七夜,向当局提出了改善生活、学习、就医、关押方式等方面的四条要求,由于以死相抗,意志如钢,终于迫使敌人妥协,最终取得胜利,表现出了共产党人的高尚革命气节。
毛泽东对他们在北京草岚子监狱中的英勇斗争给予了充分肯定和很高评价,他在延安听取汇报时指出:“你们把监狱变成了学校,通过学习革命理论,武装了自己的头脑,为党保存了一大批革命干部,这就是胜利。”
二、创建牺盟会和决死队
1936年秋,经党组织营救,王鹤峰出狱到山西进行抗日统一战线工作,任中共山西省公开工作委员会委员。
根据中共中央提出的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王鹤峰在山西与阎锡山政府成功地进行了统战工作,联合阎锡山政府组建了“山西牺牲救国同盟会”(简称牺盟会),发展会员达300多万,华国锋同志就是于1938年6月加入牺盟会成为交城游击队战士,同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走上革命道路的。
 
1937年8月1日,山西省工委在牺盟会的基础上,组建了山西新军“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简称决死队),开始只有1个总队,到1938年上半年,就发展成为4个纵队了。到1939年夏,已有4个决死纵队、1个工卫旅、1个暂编师、3个政治保卫旅,共辖50个团,主力部队约7万人,实际兵力和武器装备都超过了阎锡山的旧晋绥军,加上地方武装,达到近10万人(1939年八路军总兵力也仅为27万人)。当时对华北的抗日战争,乃至对全国的抗战都产生了积极影响,从而为实现毛泽东把山西作为全国抗战战略支点的伟大构想奠定了雄厚基础,创造了有利条件,做出了重大贡献。
1937年11月初,王鹤峰率决死队第一纵队前往晋东南抗日前线,领导创建了太岳抗日根据地,配合八路军开展抗日游击战争。
1939年山西“十二月事变”后,山西新军改编为八路军,王鹤峰任八路军决死一纵队党委书记兼政治部主任。
抗日战争胜利后,决死队正式归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制,后在此基础上为解放军野战主力部队扩展为7个军。
决死队在8年抗战中,对日军作战7000多次,毙伤日伪军5万多人,战绩辉煌。涌现出县团级干部5000多人,省军级干部500多人,少将以上将军73人。同时,新军决死队也牺牲了第三纵队政治委员董天知等旅以上干部7人,共牺牲指战员1.5万多人,以自己的血肉之躯实践了“决死抗战,牺牲救国”的誓言。
山西省工委通过组建牺盟会和山西新军决死队的组织形式,与阎锡山成功地建立了特殊形式的上层统一战线,为中国共产党坚持华北抗战做出了特殊的贡献,曾多次受到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等中央领导同志的肯定和赞扬。1943年11月,毛泽东在延安听取关于利用决死队对阎锡山进行的统战工作汇报后称赞说:“你们以少数人团结了多数人,取得了胜利,这是我们党统一战线政策的一个成功例证。”
三、率部参加百团大战
1940年8至12月,王鹤峰等率八路军主力部队决死一纵队参加了举世闻名的“百团大战”。该战役歼灭日伪军4.5万人,是抗战时期八路军主力部队主动出击日军的一次最大规模的战役,重挫了日寇侵华气焰,打出了敌后抗日军民的声威,振奋了全中国人民争取抗战胜利的信心,在战略上有力地支持了国民党正面战场。
四、参与指挥沁源战役创造世界战争史奇迹
 
1942年10月至1945年4月,王鹤峰与陈赓等指挥了著名的沁源战役(即沁源围困战),在沁源围困作战中,沁源主力部队和民兵共参战2700余次,击毙日伪军3000多人,取得了辉煌的战果,创造了群众性长期围困战的范例,极大地鼓舞了太岳抗日根据地军民的抗战斗志和胜利心。
该战役被称为中国人民在抗日战争中创造的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一个典型缩影,是中外战争史上的奇迹,成功创造了对占领八路军腹心地区之敌进行斗争的范例,当时就受到中共中央的重视和表彰。1944年1月17日,中共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特地发表了《向沁源军民致敬》的社论,社论指出:“抗战以来六年半的长时间里,敌后军民以自己的血肉之躯,写出了可歌可泣的英勇史诗。在这无数史诗中间,晋东南太岳区沁源县八万军民的对敌斗争,也放出了万丈光芒的异彩。模范的沁源,坚强不屈的沁源,是太岳抗日民主根据地的一面旗帜,是敌后抗战中的模范典型之一。我们向沁源致敬!”
太岳区党委和太岳军区所在地的山西沁源县也被人们誉称为太岳山上的“小延安”,被毛泽东主席赞誉为“英雄的人民,英雄的城”。
五、开展大生产成绩显著受党中央和毛泽东肯定
 
1943年10月1日,中共中央发布了《关于减租生产拥政爱民及宣传十大政策的指示》,要求各根据地开展“自己动手,克服困难(除陕甘宁边区外,暂不提丰衣足食口号)的大规模生产运动”。
1943年10月、12月,邓小平两次组织北方局、八路军前方总部等机关领导,讨论如何贯彻落实中央提出的十大政策。会议决定:1944年革命根据地宣传和执行十大政策的重点要放在生产上。
1944年4月2日,太岳军区政委王鹤峰、副司令员谢富治来到北方局,向中共中央北方局代理书记邓小平汇报大生产工作。邓小平指示王鹤峰和谢富治,太岳区应主要以发展生产,增加人民收入来解决经济问题,要根据毛主席的指示,检查经济政策中存在的问题,以期能够正确掌握经济政策,发展大生产。
1944年8月至1945年2月,太岳区党委书记兼太岳军区政委王鹤峰和行署领导高度重视中央提出的大生产运动,对太岳革命根据地连续多次发出了关于搞好秋季生产、冬季生产和春耕工作的指示,强调指出,八年抗战,解放区人力、物力、财力消耗极大,只有大力发展公私生产,才能渡过难关,为消灭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奠定雄厚的物质基础。要求全区的生产总方针是以农业为主,工业运输为辅,争取做到“耕三余一”(耕种三年余一年的粮)。
由于措施得力,效果显著,受到党中央重视和毛泽东主席赞扬。
1945年4月12日,毛泽东在给太岳区党委呈报中央报告的批复中指出:“太岳区党委:关于去年军队生产成绩及今年生产计划之报告已阅悉,甚为欣慰。你们的方针是正确的,望妥善执行。”
六、参与指挥上党战役创造我军两个第一
1945年9月1日至10月12日,历时42天,太岳纵队(太岳军区主力部队)王鹤峰政委与陈赓司令员率部参加了著名的上党战役,该战役总计歼灭阎锡山部13个师共3.5万人,占其当时总兵力的1/3,俘获敌19军军长史泽波中将、炮兵司令胡三余中将等高级将领数名,有力支援了毛泽东主席在重庆和蒋介石的谈判。
上党战役在我军历史上创造了两个第一,打响了解放战争的第一场歼灭战,成功策反了第一个国民党高级将领高树勋(时任国民党第十一战区副司令兼新八军军长)起义。邓小平曾高度评价这次战役既是一个军事仗,也是一个政治仗,我们取得了“军政双胜”,对今后战局影响很大,为解放战争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七、指挥四纵集中主力各个歼敌战法由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在全军推广
1945年10月,经中央批准,晋冀鲁豫军区决定,将太岳军区的大部分主力部队组建为四纵队,陈赓任司令员,王鹤峰任政委。由于两位军政首长治军有方,战绩辉煌,受到了党中央和毛泽东主席的高度评价,号召全军学习四纵的作战方法。
1946年7月16日,毛泽东主席亲自起草了中央军委致全军电《学习陈赓四纵集中主力各个歼敌的作战方法》。电报全文如下:
各局、各军区转各师各纵首长
据陈赓十四日辰电称:我纵主力昨(十三日)晚对闻喜方面向我进攻之顽军之右翼进行各个击破,经五小时夜战,消灭顽十一旅两个团。据不完全统计,我缴获山炮四门、迫击炮七门、重机枪八挺、轻机枪数十挺、步枪五百余,俘虏七百余,我军士气高涨,准备继续作战等语。此次阎(锡山)军万余,胡宗南(国民党军第一战区司令长官)第一、第二十七两军五万余向我晋南解放军进攻。我陈赓纵队现已开始作战,采取集中主力打敌一部,其比例应为三对一,最好是四对一,以求必胜,各个击破敌人。望将此种战法普遍教育团级以上将领,是为至要。 
军委
八、致电毛泽东、朱德、彭德怀誓为保卫延安战斗到底
据1946年11月22日《人民日报》载文:1946年11月17日,蒋介石进攻民主中国圣地延安的消息传来,太岳三百万军民莫不义愤填胸,太岳军区王新亭司令员、王鹤峰政委特致电延安毛泽东主席、朱德、彭德怀总副司令,誓作边区后盾,粉碎敌人进攻。电文如下:
“毛主席、朱彭总副司令:
卖国内战独裁的蒋介石胆敢进攻陕甘宁边区,进攻民主中国的圣地延安,太岳军民闻讯莫不义愤填胸。我区三百万军民誓作边区后盾,现已紧急动员起来,踊跃参战参军,展开歼敌运动,粉碎敌人进攻,誓为保卫边区保卫延安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坚决战斗到底!”
1947年3月13日,国民党军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出兵进攻陕甘宁边区。
1947年3月18日,中共中央火速电令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四纵队司令员陈赓、政委谢富治、太岳军区司令员王新亭、政委王鹤峰:统一指挥第四纵队和太岳军区部队,迅速向临汾以南的河津、风陵渡方向进攻,相继逐一攻取晋南三角地带一切可能夺取的地方,猛烈地扩大解放区,大量歼敌有生力量,坚决打击胡宗南侧后,有力配合陕北作战。
大军如疾风迅雨,国民党的城池如落木萧萧下。
从1947年4月4日至25日,陈赓、谢富治的四纵和王新亭、王鹤峰率领的太岳军区部队发动了著名的“晋南攻势”,陆续攻取了曲沃、稷山、永济、平陆等25座县城,有力打击了国民党军队的嚣张气焰,致使驻守在晋南的胡宗南、阎锡山部龟缩在运城、临汾两座孤城不敢轻举妄动,从而为保卫陕甘宁边区、保卫延安和党中央、毛主席做出了重要贡献。
九、为北京建立国都培训大批干部创造了新中国政府接管经验
1948年12月,王鹤峰任中共北平市委委员兼组织部副部长(书记彭真,副书记、市长叶剑英)。在此期间,为迎接北平和平解放,1949年1月6日,北平市委在郊区良乡成立了市委干部训练班。干训班在市委学委的具体指导下,成立了由王鹤峰负责,宋乃耕、彭宝山、石羽、王峰参加的学委分会。干训班共举办五期,培训学员4171人。从而为共产党从国民党手中顺利接管北平、建立国都,及时培训了各级机关和各行各业急需的一大批领导干部,进而为全国各省市顺利接管探索了经验,做出了表率,由此受到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等主要领导的好评。后于1950年11月在市委干部训练班的基础上建立了中共北京市委党校。
十、把铁道兵建成人民铁军为抗美援朝决胜组建钢铁运输线
1949年1月10日,成立中央军委铁道部,统一领导各解放区铁路的修建、管理和运输。
1949年2月20日,军委铁道部由石家庄迁至北平,在王府井南口西侧正式挂牌办公。
1949年3月25日,军委铁道部为党中央由西柏坡迁至北平成功安排了第一次专列。
1949年5月,组建中央军委铁道兵团,由中央军委铁道部部长滕代远(曾任中央军委参谋长,后任政务院政务委员(即国务委员)、全国政协副主席)兼任兵团司令员和政治委员,铁道部副部长吕正操(后任上将、全国政协副主席)兼任兵团副司令员,李寿轩(后任中将、铁道兵司令员)任参谋长,铁道部政治部主任王鹤峰(后任中纪委常委)兼任兵团政治部主任。
1949年10月1日,中央军委铁道部转为国家铁道部。
 
1950年2月,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中纪委书记、国家副主席、解放军总司令朱德同志为铁道兵题词,赞誉铁道兵为“人民铁军”!
1950年11月,中央军委铁道兵团领导滕代远、吕正操、李寿轩、王鹤峰组建派出了中国人民志愿军铁道部队开赴朝鲜,参加抗美援朝战争,执行运输部队和物质的铁路保障任务。
1951年8月开始,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实施了长达10个月的以切断中国人民军队后方供应为目的的“空中封锁交通线战役”,即“绞杀战”。中国人民志愿军铁道部队随即开展了艰苦激烈的“反绞杀”斗争,并最终粉碎了“联合国军”的空中封锁,保障了铁路运输,为志愿军建成了一条“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铁血大动脉”和“顽强生命线”,创造了世界战争史上的奇迹。最终迫使美国司令员克拉克成为美国历史上在没有取得胜利的停战协议上签字的第一人。
十一、为新中国长子城市崛起呕心沥血
哈尔滨作为新中国于1946年4月28日第一个获得解放的大城市,为解放东北乃至全国做出了重要示范作用,1950年2月27日,毛主席公开称赞哈尔滨为共和国的长子。由于该市具有重要战略地位,党中央极为重视,从中央机关选派得力干部加强城市建设工作。
1951年7月19日,哈尔滨市委通知:中共中央东北局电示,经中共中央批准,王鹤峰任哈尔滨市委副书记兼市委工业部部长、市委常务委员兼黑龙江省委委员。王兴华、武通甫为市委工业部副部长。当时李长青为市委书记(后任中共松江省省委书记),王一伦为市长(后任黑龙江省委书记)。
王鹤峰刚到哈尔滨时正值市委部署在全市开展增产节约运动。在此运动中,他注意纠正一度出现的片面追求产量、忽视质量的偏向。由于大力发展地方工业企业,南厂北迁又建起一批重工业企业,使哈尔滨市工业生产的实力显著增强。在这种情况下,他特别强调国营经济在新民主主义经济中的主导地位,使哈尔滨市形成了以国营经济为主导的国营经济、集体经济、公私合营经济、私营经济和个体经济并存的经济格局。
1951年10月,市委在全市开展整党工作,成立整党教育委员会,王鹤峰为主任。他首先抓整党教育,采取听课、阅读、讨论并重的方法,对党员进行系统的共产主义和党的基本知识教育。教育过程中,他还要求各级党组织使每个党员切实做到按照党员标准八项条件对照自己,检查思想、工作和作风,分析存在问题的实质,查找根源,提出纠正办法,提高觉悟,达到标准。经过历时3年的整党进一步纯洁了党的组织,党员的模范作用更加突出,增强了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
在“三反”运动初期,针对过火行为不断出现的实际情况,王鹤峰要求有关单位“必须坚决纠正,并且向市委做出检讨”,由于措施得力,使过火行为趋缓,确保了全市工业系统“三反”运动的顺利开展。
1953年,在实施大规模经济建设开始的情况下,王鹤峰明确提出,基本建设要全面贯彻执行“好、快、省、安全”的方针。在抓经济建设中,他深入实际,到工厂、工地调查研究或检查工作,与职工同吃、同住、同劳动、同学习、同娱乐,与基层职工交朋友。他还坚持为基本建设服务的指导思想,强调要“服务上门”,组织各行各业积极支援基本建设。
1953年2月,毛泽东提出要学习苏联的先进经验。对此,王鹤峰极为重视,抽调强有力的干部组成工作组,先后总结了铁路局和车辆厂的管理经验。并强调学习苏联的先进经验一定要抱实事求是的态度,对一些不明确的问题一定要问,不懂的一定要弄懂。
“一五”计划期间,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共派出850多位专家到哈尔滨支援重点工程建设。为检查工厂向苏联专家的学习情况,王鹤峰主持召开各工厂厂长、党委书记座谈会,交流贯彻落实苏联专家建议的经验,要求各工厂订出向专家学习的具体计划。他还促使有苏联专家的工厂建立了专家工作机构和必要的制度。1953年至1954年,车辆厂和哈尔滨量具刃具厂的苏联专家应市委邀请,多次向全市工业部门的职工和干部作报告,介绍他们的管理经验,收到良好效果。
王鹤峰在哈尔滨工作期间,由于工作扎实,严格管理,深入群众,被人们亲切地称为“列宁式干部”。
十二、推进工业发展的创新经验被毛泽东正式纳入鞍钢宪法向全国推广
1955年3月,王鹤峰任中共黑龙江省委书记。当时,黑龙江省是国家计划重点进行工业建设的基地,王鹤峰主管工业,认真贯彻中共七届二中全会精神,学习新知识,深入基层,探索规律,指导工作,经过三年多的努力,于1958年总结了由位于齐齐哈尔市的建华机械厂、华安机械厂,位于黑河市的庆华工具厂等军工厂提出并成功实践,受到党中央和毛泽东肯定并向全国推广的著名“三华”经验——“两参一改三结合”经验,也就是:干部参加劳动,工人参加管理,改革不合理的规章制度;实行干部、技术人员、工人三结合。
1958年3月,中共黑龙江省委经过认真的调查研究,认为这是全国企业管理上的一个新事物和创造性经验,于是及时向党中央作了报告。
1958年4月9日,黑龙江省委向中共中央呈报了《关于工业企业干部参加劳动,工人参加管理及实行业务改革的报告》。
1958年4月18日,中共中央批转了黑龙江省委《关于工业企业干部参加劳动,工人参加管理及实行业务改革的报告》。中央工交部副部长李立三在起草的批语中高度地评价了“三华经验”,中共中央转发各省、市、自治区党委,中央各部委,中央国家机关和人民团体各党组,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的批示指出:“黑龙江省委的报告中所说的北安国营庆华工具厂的经验,是一项具有重大意义的创举。这项经验应当在全国一切具有条件的工业企业中加以推行。”
1958年4月25日,《人民日报》刊登了“两参一改三结合”的经验报道。
1958年4月26日,《人民日报》刊登了《企业管理的重大改革——中共黑龙江省委书记王鹤峰同志在省工业干部现场会议上的总结发言》。
1958年5月7日,《人民日报》在第一版发表了由李立三主持起草的关于学习和推广“两参一改三结合”的社论《改革企业管理工作的重大创举》。
1959年3月,全国省市委工业部长会议在上海市举行,着力推广“两参一改三结合”的“三华经验”。
1960年3月11日,中共鞍山市委向中共中央上报了通过学习推广“三华经验”后《关于工业战线上的技术革新和技术革命运动开展情况的报告》,毛泽东对这个报告十分赞赏;1960年3月22日他亲自为中共中央转发该报告写了批语。批语中说:“鞍山市委这个报告很好,使人越看越高兴,不觉得文字长,再长一点也愿意看,因为这个报告所提出来的问题有事实,有道理,很吸引人。”并要求各级党组织把它“当作一个学习文件,让干部学习一遍,启发他们的脑筋,想一想自己的事情”。
毛泽东指出:过去他们(指鞍钢)认为这个企业是现代化的了,用不着再有所谓技术革命,更反对大搞群众运动,反对两参一改三结合的方针,反对政治挂帅,只信任少数人冷冷清清地去干,许多人主张一长制,反对党委领导下的厂长负责制。他们认为”马钢宪法”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现在的这个报告,不是“马钢宪法”那一套,而是创造了一个“鞍钢宪法”。毛泽东在这里第一次把鞍钢的管理模式命名为“鞍钢宪法”。
“鞍钢宪法”的核心内容就是实行党委领导下的厂长负责制、坚持政治挂帅、大搞群众运动、大搞技术革新和技术革命,实行“两参一改三结合”。从此“三华经验”的“两参一改三结合”就成了“鞍钢宪法”的核心内容。
1960年7月9日,黑龙江省委将《关于巩固发展“两参一改三结合”、全面提高企业管理水平》的报告上报中央。
1960年10月4日,中共中央发出了《关于发展“两参一改三结合”制度,提高企业管理工作的指示》,同时印发了黑龙江省委的报告和所附庆华工具厂的典型材料,要求各中央局,各省、市、自治区党委,中央各部委、各党组,认真研究并组织所属工矿企业学习这一经验。
为系统总结和深入研究“两参一改三结合”的成功经验,探索中国工业企业的管理体制和发展道路,1960年,王鹤峰撰写出版了《论生产运动会》专著,供全国各地学习借鉴。
1961年9月,中共中央正式颁发了由邓小平主持制定的《国营工业企业工作条例(草案)》,即“工业七十条”,在中共中央文件中正式确认了“鞍钢宪法”。  
通过此项工作,王鹤峰为黑龙江省工业建设和推动全国工业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1963年,王鹤峰调东北局先后任中央监察委员会驻东北局监察组副组长、组长、中共中央东北局委员。
王鹤峰是中共七大、八大代表。在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监察委员会候补委员,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常务委员。            
十三、为废除领导职务终身制率先垂范受全党好评
 
1985年9月,在中共十二届四中全会上,王鹤峰同黄克诚、王从吾、李昌等30位老同志联名致信党中央,请求不再担任中纪委领导职务。全会高度评价他们从党和人民利益出发,积极促进中央领导机构成员新老交替和废除领导职务终身制的表率行动,同意他们不再担任中纪委成员的请求,并向党的全国代表会议报告。同时以全会的名义,发布致敬信,表达全党同志对中委、中顾委、中纪委131位主动退出领导岗位的老同志的崇高敬意和亲切问候。
十四、为党和国家的事业奋斗终生
王鹤峰同志离休之后,仍坚持学习研究党的方针政策,关心国际国内大事,关心党的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关心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同一批老战友一起,积极关心支持中央和地方党史、军史、革命史和地方史的编撰研究工作,尤其是对于他曾经战斗和工作过的多个地区的各种史料的编辑研究工作,更是认真回忆、核对史实、积极提供原始资料,并对送审文稿严格审查,充分表现出一位优秀共产党人始终不渝忠诚于党和国家事业的高度责任心和强烈使命感。
1999年11月5日,王鹤峰同志在北京逝世,胡锦涛、尉健行、宋任穷、韩杼滨和韩光等同志,以不同方式,对王鹤峰同志的逝世表示哀悼,并对家属表示慰问。        
十五、中共中央高度评价王鹤峰同志为党和国家做出的重要贡献
王鹤峰同志逝世后,中共中央在新华社北京1999年11月16日电和悼词中对其作出了高度评价:
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原常务委员王鹤峰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1999年11月5日12时在北京逝世,享年88岁。
王鹤峰是河南濮阳县人,1930年参加革命,1931年加入共青团,同年在狱中加入中国共产党。1936年后,历任中共山西省公开工作委员会委员,山西省牺牲救国同盟会民训团和军政训练班指导员,山西省青年抗敌决死第一纵队政治部主任、党委书记,晋冀鲁豫军区野战第四纵队政委、野战第八纵队政委、太岳军区政委兼太岳区革命根据地党委书记。1948年后,历任中共中央华北局党校临时教务处主任,中共北京市委委员兼市委组织部副部长,中央军委铁道部政治部主任、国家铁道部政治部主任兼中央军委铁道兵团政治部主任,中共哈尔滨市委副书记(当时为中央直辖市),中共黑龙江省委书记,中共中央监察委员会驻中共中央东北局监察组副组长、组长、东北局委员等职。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常务委员。他是党的七大、八大代表,在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监察委员会候补委员。
王鹤峰同志于1931年至1936年被国民党关押在北京草岚子监狱期间,经受了敌人的严刑拷打和各种威逼利诱,始终坚贞不屈。在狱中党支部的领导下,秘密学习马列主义著作和世界语等文化知识,积极参加为反对敌人虐待和迫害而进行的多种形式的斗争。在1934年底的绝食斗争中坚持了7天7夜,终于迫使敌人妥协,表现了一个共产党人的高尚革命气节。
在抗日战争中,王鹤峰同志为开展党的统一战线工作、为山西新军决死队的创立和政治建设、为太岳区革命根据地的建设做出了重要贡献。
五十年代,黑龙江省是国家计划重点进行工业建设的基地,王鹤峰同志作为主管工业的省委书记,认真贯彻党的七届二中全会精神,学习新知识,深入基层,总结经验,探索规律,为发展黑龙江省的工业呕心沥血,做出了重大贡献。
“文化大革命”期间,王鹤峰同志被林彪、“四人帮”诬陷,被监督管制劳动,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但他对党始终忠贞不渝,坚持真理,不畏邪恶,体现了一名老共产党员的革命气节。
王鹤峰同志在中纪委工作期间,分管审理工作,他认真贯彻执行党中央的指示,在审理重大案件,维护党的纪律,主持正义,拨乱反正,平反冤假错案,反对腐败,端正党风,建立规章制度等方面作出了重要贡献,受到广大纪检干部和人民群众的称赞。
1982年,他响应党中央的号召,第一批主动退出领导岗位,1990年7月离休。王鹤峰同志离休之后,仍坚持学习,关心国内外大事,关心党的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关心党和国家前途命运,表现了一名老共产党员的责任心和使命感。
王鹤峰同志一生光明磊落,刚直不阿,顾全大局,遵守纪律,严于律己,宽以待人,耿介清廉,志行高洁。
王鹤峰同志的逝世,使我们失去了一位优秀的共产党员,我们要学习王鹤峰同志的优秀品质,化悲痛为力量,更加紧密地团结在党中央周围,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而奋斗。
王鹤峰同志永垂不朽!
 
 
作者于凌宇:曾任国家工信部处长,后作为引进人才调任濮阳职业技术学院(河南大学濮阳工学院)三级教授、科研处长兼院高教研究所所长、院科协副主席、政法系党总支书记,系王鹤峰同志亲属。